1. <style id="okxvkx"></style>
            <ins id="0rzobi"></ins><form id="0rzobi"></form>
                • <ins id="0rzobi"></ins><label id="0rzobi"></label><thead id="0rzobi"></thead><optgroup id="0rzobi"></optgroup><i id="0rzobi"></i>
                        <noframes id="ficytf">
                      1. <dt id="3u4bde"></dt><del id="3u4bde"></del><del id="3u4bde"></del><dfn id="3u4bde"></dfn>
                          1. <center id="3u4bde"><optgroup id="3u4bde"></optgroup><q id="3u4bde"></q><ins id="3u4bde"></ins><style id="3u4bde"></style><label id="3u4bde"></label></center><abbr id="3u4bde"><big id="3u4bde"></big></abbr>
                            • 俄一男子在朋友家作客時喝醉 將主人的孩子扔下樓 9歲而立!男孩幫殘疾母親撐起五口之家(圖)
                            • 學長杜撰莫文蔚演唱會融資 學妹被坑30萬難追索 美母子相戀欲結婚生子稱系“遺傳性性吸引”
                            • 男子藏身快遞木箱混進小區 淩晨綁走女屋主勒索 男子因瑣事向父親酒水投毒,被父親察覺出犯罪未遂

                              搶眼計劃-放下

                               放不下的時候,覺得這輩子都要背負著這樣的沉重,等終于放下了,才知道沒有什麽是放不下的。放下,是一笑置之的淡然,是只有已經放下的人才能明白的輕松。

                              回想起過去那些傷心的往事,搶眼計劃已經是心如止水,再也興不起任何波瀾。尚未放下的時候,我恨不得自己能夠立即失憶,甯願有一段人生是空白的,也不願意承受這樣的苦痛。但是記憶依舊停留在我的腦海裏,還被我自虐似的時常拿出來回憶,一次又一次親自撕開尚未愈合的傷口。本以爲傷口永遠都不會有愈合的一天,但是某一天當我再次回憶那段往事,我竟然覺得回憶這些事情很無聊,還不如把回憶的時間拿來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然後轉身就拿起一本沒有看完的書,津津有味地看起書來了。

                              遇見曾讓我傷心流淚的人,我已經能夠微笑問候,再也沒有怨恨和惆怅。放不下的時候,我走在路上就會祈禱千萬不要讓我碰見那個人,有時候只要看到身形或面貌相似的人都會忍不住調頭走,雖然會罵自己沒出息,但還是沒有勇氣去面對。我曾無數次想象和那個人重逢的畫面,可能會諷刺他,可能會咒罵他,可能會給他一個巴掌,卻從未想過能夠自然地和他打招呼,而這個畫面就是我和那個人重逢的真實情況。當我遠遠地見到了他,我沒有躲閃,還是按照原本的路線走著,直到和他面對面了,我微笑著對他說:“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寒暄了幾句之後,我潇灑地離開了,沒有憤怒,也沒有傷感,仿佛只是遇見了一個不太熟的朋友,點個頭打個招呼就走一樣。

                              聽著別人向我複述我所經曆過的悲傷,我已經能平靜地聽對方講完,再也不會阻止別人說起。沉溺在過往的悲傷時,我禁止朋友在我面前提起任何與之相關的事情,朋友也就對那些往事噤若寒蟬了。有一次聚會的時候一個朋友突然提及那個人的名字,立即被其他朋友制止,我笑著對他們說已經沒關系了。朋友們半信半疑地繼續說,見我真的沒有什麽激動的反應,就開始向我抱怨那個時候的我有多傻,有多可憐,讓他們這些朋友有多擔心。我就這樣靜靜地聽著,沒有打斷,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就像在聽別人的故事一樣。等朋友們說完了,我還能自我調侃幾句,仿佛那段難過的日子沒有存在過一樣。

                              放下了之後,我才知道以前那個抱著過去不放的自己有多傻,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多愁善感上面,爲一個不值得的人耗費青春。放下,是一笑置之的淡然,沒有人知道我經曆了一個怎樣的過程才能做到微笑著面對那些悲傷的過往,我只想讓所有關心我的人知道,向我自己證明,我已經走出來了,過往的一切不再是傷害我的利器,只是我人生經曆中的一段崎岖的路程,而我,已經走完了那段路,踏上了新的征程。

                              “出劍吧!”

                                黃沙漫天,昏渾一片。世間萬物都淪陷于此。歲月,紅塵,唯有渺茫。在暗沒的天日之下,誰,能拯救誰,都是未知之數……

                                他們對立,已不知過了幾萬光年,日夜輪回,溫差高了又低,低了又高。淒冷的月和炙人的陽在他們身上留下深深的印刻。

                                終于,塵開口了,聲音低啞,有多久沒喝水了,他也不知道。

                                世擡起頭,臉上看不出一縷柔情,聲音也如表情一樣:“好。”

                                二

                                兩把絕世之劍同時從劍鞘中抽出,一左一右,指向天邊,塵,如風,世,如電。騰空而起,一道閃電略過,在平靜而又不平靜的天空上,留下了淡淡的印痕。

                                大漠中的決鬥是沒有漂亮的招數,只是,招招致命。從一開始就是,稍有不慎,便命喪黃泉。

                                大漠深處,孤聲雁卻……

                                獨有天地茫茫,一片寂……

                                風,伴著劍和劍的相擊聲,飄至遠方……

                                缺水的沙漠常常能讓劍客引起強烈的殺心,誰也不例外。塵和世殺紅了眼,在雙劍相撞的響聲中,一股殺氣從內至外,蔓延了茫茫的一片黃沙,塵土飛揚間,陽光,雨露,一切一切美好的事物,仿佛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思緒恍然,又回到了十年前,那個晴朗的下午……

                                三

                                “劍畫半圓,升而無降之虛象,使敵無可乘之機……”竹林裏,一個十多歲的白衫少年口中念念有詞,一面笨拙地舞著手中的劍,“然後,然後……,哎喲”少年不小心被自己的長袍絆倒在地,狼狽極了。“哈哈哈……”竹林的另一頭不禁傳來一陣笑聲。“誰,誰笑的?”少年漲得臉通紅,帶著幾分氣問。

                                “呼”竹葉騷動,還沒等醒過神來,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黑衣男孩,從天而降。“你,你笑什麽?”少年有些難堪地說。“笑你笨呀!”英俊的黑衣男孩帶著笑說。還不等少年回話,劍一挑,把他剛才怎麽也做不好的動作幹脆利落地完成了。少年驚訝地站在那,呆住了,“好好好,太好了,太好了!”他由衷地誇贊道。男孩這才露出了與他年齡相仿的笑容。

                                “那我們就是朋友了。”在他們玩耍了一個下午後,少年興奮地說,“我叫塵,你呢?”

                                “我叫世。”

                                七年後

                                “你是我幫第四任劍客,也是我寄希望最高的劍客。你要出色地完成每一次任務,就像你父親一樣,你父親,唉……”

                                “塵明白。”

                                “你只要完成30個任務,並且不死,就可以去過你想要的生活。”

                                “知道。”

                                “記住,你接的第30個任務,就是殺掉和我們敵對幫派,和你同一級別的劍客。知道我們的敵對派是什麽嗎?”

                                “知道。白虎派。”

                                但他不知道,在山的那一頭,世正在白虎派聽著同樣的話……

                                注定,是不能改變的……

                                四

                                就此罷手吧!

                                心中也都騰起過這樣強烈的希望,但很快又被自己否決了。

                                我不殺他,他必殺搶眼計劃。

                                難道,塵世的力量就這麽大,讓以往以命換命的信任都化爲烏有?

                                這就是劍客最大的悲哀!